采麻网
首页 > 产业 > 正文

深度原创 _ 万字雄文:中国工业大麻产业谁主沉浮(上)

2019年11月23日,黑龙江省农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宣布进入工业大麻领域,并表示将 组建黑龙江省汉麻产业协会。

不过这并非我国工业大麻领域的第一支省队,1个月前的10月22日,云南省工业大麻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就已经正式成立了。

同时该公司负责人还表示,将牵头组建行业协会,引导全省工业大麻种植、生产加工企业。

一样的产业基金,一样的行业协会,无需多言,你也能看到双方已是箭在弦上。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谁才能主导我国工业大麻产业的发展?

工业大麻崛起:一个没有龙头的产业

工业大麻为何而火 ,原因并不在我国,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和加拿大。

2018年6 月,加拿大参议院通过加拿大的联邦大麻法案(the federal Cannabis Act),使得加拿大成为继乌拉圭之后的第二个娱乐大麻全面合法化的国家; 2018 年12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农业法案》,使工业大麻全面合法化。

这两份法案的签署,使得沉寂已久的北美工业大麻市场被迅速激活,国金证券研报显示, 2017年北美合法工业大麻销售额达92亿美元,在2018年达到122 亿美元,预计2019年将增长38%,达到 169亿美元,到2027年将超过470亿。

大洋彼岸的变动,迅速引起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注意 ,A股“大麻概念股”板块横空出世,诸多上市公司纷纷发布“涉麻”公告,不少涉麻公司的股价更是连续多天涨停。

不过大麻概念股虽多,但 真正能称为龙头的企业却可能一家也没有。

在东方财富Choice中以“工业大麻”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可以找到42支概念股,其中市值最高的是康恩贝,截止发稿时间,市值约为180亿元。

那么康恩贝算得上是工业大麻龙头吗?

康恩贝在其2018年年报中,介绍主营业务时,并没有工业大麻四个字。 只是在经营计划中强调,要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紧紧抓住工业大麻这一新兴产业机会,立足长远,把握当下。

实际上,在A股工业大麻概念股中,类似于康恩贝这样在2018年、2019年才进入工业大麻领域的情况还有不少,此处就不一一介绍了。

没有龙头,意味着 产业分散,集中度不高 ,但这对地方政府来说却可能是一个机会。 哪个省能够率先完善的工业大麻产业链,率先培育出工业大麻龙头企业,哪个省就能掌握中国工业大麻产业的话语权。

而且就算不能建立完善的工业大麻产业链、培育出龙头企业,对黑龙江和云南来说,他们也有足够动力进入大麻领域,因为这是对本地优势产业的一种保护。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欧洲、中国、韩国和俄罗斯是世界上主要的工业大麻生产地区,其中中国种植面积最大,约占全世界一半左右, 而云南和黑龙江是我国仅有的两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的省份。

云南:先行7年 吸引多数上市公司布局

云南省是我国首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的身份 ,2009年10月22日,云南省发布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自 2010 年1 月 1 日起正式施行。

黑龙江是我国第二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的身份 ,不过和云南相比,要晚7年左右。 2017年5月1日,重新制定的《黑龙江省禁毒条例》正式实施,该条例第26条规定,经认定符合规定的工业大麻品种可以种植、销售、加工。

先行一步自然有先行一步的好处,作为我国第一个将工业大麻合法化的省份,云南在吸引上市公司投资方面,目前的表现可谓颇为成功。 不完全统计显示,目前有18家A股上市公司在云南进行了布局,而在黑龙江省进行布局的上市公司则只有8家,即便加上在香港上市的雄岸科技(01647.HK),也只有9家。

另外在工业大麻的育种方面,云南相比于黑龙江目前也表现的具有一些优势。 近日,云南省种子管理站发文证明由素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农科院麻研所选育的工业大麻新品种“”中汉麻1号“通过了鉴定,并称该种子的CBD含量达到了3.19%,是 中国首个CBD突破3%的工业大麻新品 种。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黑龙江在这方面的工作就是落后的。 在有关“中汉麻1号“的官方介绍中,“中汉麻1号”第一选育人粟建光教授曾提到,汉麻集团与农科院麻研所的委托研发合同今年到期。

事实上,中国农科院麻研所不仅在云南育种,2019年也开始在黑龙江进行试验育种。

据王玉富教授等透露,尽管2019年黑龙江的气候条件并不是很好,但麻研所在黑龙江试种的工业大麻依旧长势喜人。

奋起直追的黑龙江

1、不是优势的优势:备案制

既然云南省已经有了先发优势,那么作为后来者的黑龙江会怎么办?从目前情况来看,黑龙江分三步对云南进行追赶,其中第一步就祭出了大招——备案制。

既然云南省已经有了先发优势,那么作为后来者的黑龙江会怎么办? 从目前情况来看,黑龙江分三步对云南进行追赶,其中 第一步就祭出了大招——备案制。

关注工业大麻产业的朋友,相信对于牌照二字并不会感到陌生。 根据2009年10月22日发布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凡事在云南省内从事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

需要注意的是,《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只能对云南的工业大麻种植和加工进行指导,在另一个可以种植和加工工业大麻的省份——黑龙江省,《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是不管用的。

那么黑龙江是怎样管理工业大麻产业的呢?

黑龙江采取了备案制。 根据《黑龙江省禁毒条例》,对于在黑龙江种植、加工、销售工业大麻的企业,只需要到县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备案,并提供种子来源、种植面积、销售物来源、销售合同复印件、原料来源、加工数量、加工损耗等材料即可。

从法律法规规上来讲,对于工业大麻企业来说,相比于采取许可证制度的云南,采取备案制的黑龙江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但真实情况可能并不是这样。

今年3月,在工业大麻概念被资本市场热炒后,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1961公约》规定,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 我国作为《1961公约》缔约国,应遵守公约规定。

同时,通知还要求各省市自治区禁毒部门要严把工业大麻许可审批关,如有违反公约精神的要采取措施纠正,停止许可审批工作。

通知发放后,根据天风(天风证券)海外对业内专家的访谈,有关专家表示,云南行政审批节奏已放缓……最新申请的种植报告要到明年(2020年)2月才会批复; 黑龙江省,现在已停止对加工以及提取的执照审批,并且短时间内也不会再发放。

受多种因素影响, 目前工业大麻行业的两个牌照已被炒至天价。

今年3月,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现在市面上的行情是,工业大麻种植牌照报价1000万到2000万元,现有的花叶加工牌照报价估值则为11亿到16亿元。 而处于前置许可阶段的工厂,目前的报价估值则在2亿至6亿元之间,估值高低主要取决于产能高低、申请进度、建设进度以及技术水平。

2、完善配套产业VS无明确规划

接下来如何出招? 第二步,黑龙江则提出要完善配套产业的发 展。

还是上文提及的《黑龙江省汉麻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这份规划为黑龙江省汉麻产业确立了一个目标,即到2020年,将黑龙江省打造成国内甚至全球最大的汉麻产业基地,力争形成省内7万吨汉麻麻皮深加工能力、1万吨麻籽深加工能力、1万吨叶花深加工能力以及30万吨秆芯综合利用加工能力,初步形成汉麻种植、纤维加工、籽花叶深度开发、秆芯综合利用的全产业链汉麻种植加工体系。

那么怎么将黑龙江打造成国内甚至全球最大的汉麻产业基地呢?

除了上文提及的黑龙江汉麻产业发展基金,该规划还要求完善相关配套产业的发展,具体措施包括: 争取在三年内培育9个以上汉麻优良品种; 探索推广成本低、无污染、产量高、品质优的汉麻雨露脱胶技术;重点研制高效智能化的收割机、割晒机、翻麻机、捆麻机、剥麻机等; 努力开发纺织服装、生物制药、绿色食品、保健品等产业领域的高品质、高附加值汉麻终端产品等。

在提出上述目标后,《黑龙江省汉麻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也给出了相应的支持措施,即提供资金和政策支持。

《黑龙江省汉麻产业三年专项行动计划(2018—2020)》指出,对汉麻种植、汉麻优质品种培育、农机装备研制、高端产品研发及关键技术攻关等,在现有框架和资金渠道内,给予一定的政策资金扶持,对汉麻重点产业项目和产品市场开拓给予政策资金倾斜,减轻汉麻种植及加工企业负担。

而云南方面,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 尚未制定工业大麻产业的发展目标。

仅在《云南省科技厅云南省财政厅关于发布2020年重点领域科技计划项目申报指南的通知》中指出,对《云南省生物医药产业施工图》提出的重点产业链,以及工业大麻、生物制造、干细胞技术研发应用等相关领域,通过加快引进相关企业落地云南,做大增量,推进产业高质量发展

3、防患于未然: 全程可追溯服务平台

工业大麻虽好,但有一条红线是绝对不能踩的——不能违规。

如前文所诉, 工业大麻是需要被严格监管的。 另外,虽然工业大麻的种植和加工在一定程度上是合法的,但大麻的种植和加工却是违法的,如果有人打着工业大麻的旗号从事大麻产业呢?

以种植、加工、贩卖大麻为例,尽管不被法律允许,但在搜索平台以大麻为关键字进行搜索,相关违法案件不胜枚举。 而且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对于尚处萌芽期的中国汉麻产业来说,其影响可能是毁灭性的。

所以,政府想要促进汉麻产业发展,汉麻产业的中外实体想在我国长期发展,都离不开强监管。 那么,要如何监管企业落实《1961公约》的情况? 如何防范意外的发生?

黑龙江比云南更先的给出了方案。 据媒体报道,目前农投集团云产业板块正在与农业数字化服务平台展开合作,加速建立国内首个汉麻产业全程可追溯服务平台,为黑龙江汉麻产业发展规范管理,营造公平、公正、公开的行业发展新氛围。

虽然关于上述平台的技术资料,上线时间表都不清晰,但一个“全程可追溯”就足以说明问题,这意味着,从种子到产品,从生产到流通,每一粒种子、每一克CBD(大麻二酚)……都是可查的。 这样就从根源上杜绝不法份子利用政府对工业大麻产业的支持去浑水摸鱼。

而云南方面,从目前的公开信息看, 尚未建立对汉麻全程监管的相关平台或系统。

竞争刚刚开始:全产业链+海外布局

对比云南、黑龙江二省的工业大麻产业布局,不难发现,拥有先发优势的云南,在吸引上市公司投资方面,走在了黑龙江前面;但后起之秀黑龙江,已然对工业大麻产业有了清晰的规划,配套产业布局上,也与云南互有特色。

与北美相比,目前我国工业大麻产业存在两个问题,第一我国工业大麻种子子CBD(大麻二酚,工业大麻的主要药用成分)含量较低,导致工业大麻成本较国外更高;

第二,目前我国并未开放医用和食品市场,所以国内企业的相关产品,只能供给海外市场。

据天风海外访谈专家数据,在美国工业大麻种子含量平均为6% 左右,最高的一个州可达到11%。中国种子CBD含量目前最高大概是1.3%,平均值在1%。含量较低的种子使提取加工的成本大幅提高。在相同目标产量和提取方法下,需要6倍溶剂和处理6倍污水,导致成本增加。

天风证券认为,“全产业链+海外布局”或为国内工业大麻企业的一大出路。海外布局不仅能解决目前国内工业大麻种子CBD(大麻二酚)含量低导致的成本问题,也可直接参与当地CBD消费应用市场。

另外,工业大麻行业实为重资产行业,前期需先投入种植和建设厂房,采收加工后才能开始获利。透过布局种植、加工、检测、销售等完整环节,将有助于企业保障产品质量和提高运营销量。

从“全产业链+海外布局”这一角度来看 ,无论是云南工业大麻企业还是黑龙江工业大麻企业,海外布局和全产业链布局都处于刚刚起步阶段。

比如云南某大型上市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有布局工业大麻全产业链的想法,目前公司已经开始预售大麻叶护肤品;黑龙江某大型国企拟种植1.5万亩工业大麻,并收购了美国一家全球最大的健康营养产品专业生产零售商,该零售商美国网站有大麻产品销售……

但无论是云南公司还是黑龙江公司,相比于整体营收,来自工业大麻业务的收入都相对较小,远谈不上对业绩形成提振作用。

综上所述,对云南和黑龙江两地来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谁能够快速完成全产业链和海外布局,短期内谁就有可能在工业大麻领域取得重大的突破。

不过无论最终谁胜谁负,对中国工业大麻行业来说都是好事

一方面能振兴当地经济; 另一方面,只有形成国内 工业大麻龙头, 我国工业大麻产业才有可能有资本与国际工业大麻巨头竞争。

编辑:采麻者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汉麻工场
采麻网-网集全球工业大麻产业最新资讯! 扫码,关注公众号
采麻网-网集全球工业大麻产业最新资讯! 扫码,加微信进群

文章说明

声明:采麻网反对一切形式的娱乐大麻合法化!以上资讯内容仅供参考,不作投资决策依据。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 caima@mwagroup.cn。转载请注明出处:汉麻工场 » 深度原创 _ 万字雄文:中国工业大麻产业谁主沉浮(上)

举报文章问题

举报文章问题

  • 此功能仅对已登录用户开放.

0 条评论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首页 合作专区 个人中心
去创作
  • 采麻号,邀您入驻!
    采麻号是采麻网旗下工业大麻产业媒体/自媒体平台,致力于帮助工业大麻企业、机构、媒体和个人在互联网获得更多曝光和关注,实现自己工业大麻品牌传播和内容变现。
    立即入驻